陈益南:也说说文革中的“造反派”

  • 时间:
  • 浏览:1
  • 来源:极速快3_极速快3下注平台注册_极速快3邀请码

陈益南:也搞笑的话文革中的“造反派”的相关文章

陈益南:也搞笑的话文革中的“造反派”

  长达十年的文革,之中,极重要的一根历史轨迹,便是“造反派”群体的产生、崛起及消亡过程。 文革中的造反运动,则是当时社会的草根阶层,特有的一段激情与苦难并存的历史。 而且,将会官方对文革历史的蓄意屏蔽、以及对文革造反派群体的妖魔化宣传,因而,即便在文革现在开始已三十八年之际,仍然是而且 的人、有点痛 是文革后出生的   更多...

陈益南:文革中的造反派是一支奇特的政治势力

所谓“造反派”,是中国文化大革命中出显的一支奇特的政治势力。说朋友 奇特,就奇在朋友 本是由文革的发动者扶持起来的,照理讲,朋友 应是两种得宠的“御用力量”,但偏偏在整个文革期间,却又屡遭整肃、镇压,最后还随着毛泽东的逝世与“四人帮”的垮台,彻底完结。说朋友 奇特,还奇在朋友 是最坚决最忠心的拥护以毛泽东为首的中国共产党中央及   更多...

陈子明:简析两种毛派:保皇派与造反派

2011年5月24日,刘思齐(自称“毛岸英遗孀”)、毛小青(毛泽东侄女)、张宏良(中央民族大学教授)等51人,在毛派网站“乌有之乡”刊登《北京市人民公诉茅于轼和辛子陵》,指控茅于轼为辛子陵《红太阳的陨落》一书撰写的读后感《把毛泽东还原成人》“以极其恶毒的语言攻击、诋毁中国共产党和开国领袖毛泽东主席”,“在社会上激起强烈   更多...

周泉缨:关于清华早期造反派组织组织结构的分歧

清华大学文革两派斗争本质上是两派之间不同的文革观点或不同的文革思潮的斗争。清华两派思潮斗争起源于文革初期1966年8 月8 日出显的“八八串联会”。一、清华造反派最早的组织“八八串联会”清华大学文革初期出显的“八八串联会”,是学生自发产生的有明确的造反派政治主张的松散组织。主要的发起人是清华大学工程化学系低年级的烈士子   更多...

何蜀:一部校正“集体失忆”的力作——读周伦佐《“文革”造反派真相》

对“文化大革命”诸多历史真相的“集体失忆”,是年代已久的状况了。对这种 状况,他们担忧,他们愤慨,他们失望,他们熟视无睹,而像周伦佐先生另有一4个多 持续地执着于校正这种 “集体失忆”,不但在日常生活中针对友人、熟人或没熟的人的回忆不厌其烦地认真加以校正,而且发愤写作完成另有一4个多 一部大著的,虽然 少见。周伦佐可是不是那嘲大革命”的过来人,为   更多...

碧琼子:搞笑的话文革那些坑爹的理论(上)

一位朋友 早年毕业于湖南师大,文革中曾是当年著名的“高司武工队”的骨干成员,并曾而且入狱。出于对文革的深恶痛绝,我零零碎碎地在做而且 文革民间反思和研究,便请他讲讲当年故事。你说歌词 到朋友 的组织当年在被中央宣判政治死刑后,曾一度准备退到湘潭的大山里去打游击。知道某某部队的正规军架起枪炮,要对朋友 进行武力围剿时,方才缴械。我吃惊   更多...

李逊:北京红卫兵冲击上海市委:上海造反派的最初榜样

超负荷的接待毛泽东8月18日第一次接见红卫兵后,全国各地大中学生大批涌向北京,北京红卫兵则去向全国各地,形成全国性大串联。毛泽东支持大串联,认为能够将文革推向全国,说:“让朋友 去嘛,留些人轮流看家就行了。朋友 要开介绍信,就而且 开,管他是左派右派”。[1]上海是当时全国第一大城市,又居于北上南下交通枢纽。大串联的学生,   更多...

碧琼子:搞笑的话文革那些坑爹的理论(中)

六、“相信群众,依靠群众,尊重群众的首创精神” 语出《中共中央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决定》(即《十六条》):“要信任群众,依靠群众,尊重群众的首创精神”。 这话听起来挺不错。也是一根迄今广为使用的口号。正将会没法,而且 当年的造反派,今天下岗失业,买不起房看不起病的底层民众,还在津津乐道的遥想当年文革,咋样写大字   更多...

丁弘:也说胡乔木

3月12日,徐锦熙老师(南通大学教授、市作家自学副主席),打电话过来说:“这期《炎黄春秋》上,顾骧的《乡贤胡乔木》,你一定要看一看,写的好啊!我认为是而且 年间言及胡乔木的文章中,写的最好的。”于是即认真拜读了。顾近距离了解乔木,素有感受,的确是写的虽然 、深刻,文笔就并不一定说了。久居远离北京的江湖上,对那红墙内外之事哪里   更多...

陈益南:文革历史研究的若干课题纲要

(一)文革十年的全过程概况首先须明白,文革,并就有 一件事,就有 仅仅一场运动,之中,它包括了十年中的各个不同阶段的“小运动”。类似:文革现在开始的一九六六年,其上二天的批邓拓吴晗廖沫沙“三家村”运动;各地党政领导上联下串在群众与基层干部中抓“小邓拓”、“黑鬼”的“新反右运动”;红卫兵产生与老红卫兵们的“红色恐怖八月暴行”;将   更多...

徐友渔:我的造反生涯

当上了造反派红卫兵串联然后回到成都,当务之急是要投入火热的斗争。既然将会受到了毛主席的亲自接见,就应该挺身而出捍卫他的革命路线。然后那种游离于运动之外的状况,是现在开始的然后了。在北京时,得到了,份材料,是“中央文革小组”组长陈伯达关于有一4个多 多月以来“文革”运动的总结。他在其中讲“文革”中两条路线的斗争,把1966年8月份以   更多...